中工汽车

诗海拾贝︱2019年迎春诗会朗诵作品选(上)

2019-01-07 16:29:24  来源:东风文学

 

  时光向前,2019年已经启程。在新年到来之前,武汉经开区汉南区作协在武汉沌口小学主办了一场“诗意春天——纪念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汉南区)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迎春诗会。诗会气氛热烈,诗意盎然。本期选发部分朗诵诗作以飨读者。

  2019年迎春诗会朗诵作品选(上)

  ————————————

  作者︱王俊 张泽雄等

  

  本期诗人:(以朗诵顺序排名)

  王俊、 张泽雄、 黄保强

  葛涛、袁超、李俊逸、南竹

  白草原、常亮、静月清荷

  一支后官湖的荷

  作者︱王俊

  一朵姹紫嫣红的夏

  绽放于夜的红唇

  在一支烟的妖娆里

  忽明忽灭 街灯

  静静站在一边开放

  行色匆忙的脚步

  在后官湖的一条小径上

  屏息驻扎

  

  蝉翼折断的歌声

  溅落于湖的低吟浅笑里

  一袭绿伞如梦

  撑起谁的人生诗意

  渔舟唱晚的桨溅起水珠

  如两滴晶莹滚的泪

  总也找不到

  合适的脸颊落下

  

  晚祷的渔舟

  犁皱一湖平静

  早上 撒下一网晨曦

  晚上 收获点点星光

  一支绿荷 如一枚感叹号

  撑起摇摇欲坠的夕阳

  在渔歌瞩望的对岸

  独钓一江晚霞

  

  一次偶尔的栖息

  一次意外的相逢

  转身 便成永远的诀别

  不能相濡以沫

  便一定相忘于江湖

  哪堪风华绝代的红蜻蜓

  在一首宋词里翩翩起舞

  决绝的背影

  灼疼谁的望眼

  

  薄如蝉翼的夕阳

  潜入你的花蕊

  正如我的目光 颤巍巍

  行走于你思想的刀刃上

  一支荷花在明净的湖面

  独自兀立

  缕缕轻风的摇摆

  引无数蜻蜓 如惴惴心跳

  一会儿升起

  一会儿落下

  樱花又落

  作者︱张泽雄

  像一个休止符。每年有几天

  要来樱桃沟,听雨看落花、采摘

  三月,阳光会照亮许多事物

  唤醒溪涧、虫鸣

  还有我们逶迤的心境。敞开的路径

  没有丁点秘密,喧嚣和繁茂

  也亦短暂、准点。彼时

  阳坡上的樱花,开始衰退。一团团

  揉皱的纸,那些莫须有的折痕

  被一阵风卷起,又落下

  斑驳的枝桠,收拢爪子和身体

  仿佛没有等到提亲的人

  过于遮掩、黯淡。可仍经得住

  远眺,一堆堆粉白,像来到了银库

  浮在沟里。一幅巨型水彩,正在

  倒腾某位大师的蓬莱手笔

  它是游人织出的锦缎、飞毯

  它又将天空归隐。春天,被一棵树

  一条沟涧虚假的占领;一朵花

  却泄漏了一个人的天机

  我取来它们怯生生的词,不去深究

  沟边,一个树阴斜视

  一帮朋友和我,一阙旧爱

  几杯浊酒扯谈,恨不醉卧花下

  恨不魏晋时光:“一死生为虚诞”

  过去的岁月,或岁月留下的虚妄

  一笔勾销。花期短暂

  鼎盛、奢华之时

  注定要褪去羞耻与肤浅。一树繁花

  从一首诗的枝头滑落,风吹尘土

  终有一沟薄凉安抚。

  寻至沟边背阴,一溜烟儿

  像谁跌倒后又扶起,遮住一沟春水

  隐隐地开,缓缓地追赶。它仍

  不言不语,绕在房前屋后

  戚戚地等人来。匆匆,太多过客

  只能取走一瞥,它的内心

  每天,都在收集寂静与落差

  都在窝藏,疲倦和潮湿

  守在季节的边缘,樱花落了又落

  我们来了再来。这些休止符

  没有错过谁的节拍

  抵达春天

  作者︱黄保强

  影子开始收拢

  也许春天就到家门了

  路过破损的年画 腐蚀的门环

  相信世界和生命都来于斯

  山川 河流以及踏向远方的路

  丝毫不例外

  

  沉睡的庄稼开始懵懂

  冰雪封地

  一个个复苏地小心翼翼

  这不是我钟情的故事

  我喜欢掸去灰尘 和一把小麦种子

  

  冒着寒冷 假装搭上翅膀

  在黑暗中荡啊荡

  直到所有表皮都感受地平线上

  溢出的热和倔强

  

  春天过于冒进

  把所有生命递交给我慈祥的母亲

  那时 我和积雪

  依靠象形文字发音的暴力

  也自然减少不少

  

  头顶 蜘蛛的慌乱像封住

  过去一年的袋口

  几只落网的蚊虫足以度过时艰

  高悬的圆月

  让所有翘首以待的人听到

  这久远的时光 你的奔腾

  黄河解冻的声音

  照片上的树

  作者︱葛涛

  比书房更舒适的

  是三角湖畔的长椅

  在花木掩映的年纪

  靠着长椅,翻一本诗集

  

  仿佛进入一场孤独的梦

  梦中,只有一张照片

  照片里有闪耀的诗句

  纷纷开在一棵树的枝头

  枝头有鸽子

  贪婪地啄食每一朵诗花

  忽长忽短的枝条

  带着刺和讥讽,驱逐树

  念经的树

  踏着青铜和夜的苦恼

  开怀大笑

  树中的声音

  是宽广简单而遥远的呢喃

  树笑着,树睡着

  树的笑是一种纯粹的睡姿

  纯粹的爱

  

  抚着照片上

  仅存的树

  仅存已久的树

  我眼里的树,花期纷至

  如此靠近,如此的舒适

  一棵树的梦想

  作者︱袁超

  一棵树

  一棵默默生长的树

  一棵默默向上的树

  春夏秋冬轮转之际

  隐忍不见在地心底留下一道圆

  年轮 是它写给岁月的那本日记

  在沉静如水的身躯之下

  往来的路人断若流水

  有嬉戏与歌唱 可记忆至深者

  是 有情男女相约此地的丝丝情网

  

  一棵树

  破土出场时,一枚逗号般弯曲微弱

  孤独百年,再以一个感叹号孤独地谢幕

  惟有当风雨与烈日时

  绿荫的手臂 召集而至

  一批又一批的躲避者

  他们注目 或者视而不见

  这片绿荫依然守候于此

  只是,相伴着年轮迭加

  它的守候 向下、再向下

  定居静悟在这片沃土

  连飞翔的鸟儿 倦了

  如同熟识的老友 收翅择栖

  

  这棵树,无人留意它历经的起伏

  每一次雨过天晴 一身斑驳枝干

  在夜里 仍睁着不肯闭合的眼睛

  与孤寂清冷的那排路灯

  一起护送长长短短的身影

  回味枝叶沙沙的一些陈年往事

  

  一棵树 每天迎接着晨光

  繁叶勤勉 如此神韵端庄

  那些择栖的鸟儿

  衔走的 只是夜里残存的哀伤

  面向尘世里永不落幕的舞台

  再化咏为歌谣 或低婉、或悲沧

  朝向 希望的明日

  召唤 绿色的希望

  

  蛰伏于地下的根须哟

  无暇抬头起身观望

  全身心舒展自已的枝叶

  扎根泥土 蕴存水分

  随风而舞 吸纳清香

  即使腰弯背驼 默默地

  也致力保持傲然挺拔的姿态

  惟愿东风万里 岁月安好

  屹然苍翠 无愧上苍……

  跟着春天去开花

  作者︱李俊逸

  酷热的盛夏我不怕

  凄苦的冷秋我不怕

  我在寒风刺骨的冬天里等候

  我要跟着春天去开花

  

  风雨我不怕

  路远我不怕

  我要跟着春天去开花

  不跟随风的脚步

  不害怕黑黑的乌云

  我要跟着春天去开花

  

  不理会藤蔓的纠缠

  不听信乌鸦的巧语

  我要跟着春天去开花

  扯出太阳的身影

  领着蝴蝶的大队伍

  我要跟着春天去开花

  

  我要喊上桃花、迎春花、玉兰花做伴

  用欢乐做瓣

  用幸福做蕊

  让香气飘满全天涯

  我要开得最大

  我要开得最红

  在春天里

  春天 大美家园

  作者︱南竹

  东风大道,挤来挤去

  纱帽山上,穿来穿去

  我在阳光下的所得,就和你有关了

  

  长江与汉江夹势而来,春天收拢狂草

  这是在五月,这是在江汉平原上

  我敲打商周的一件陶器,回音昭昭

  无数叶子般的叠叠史书,有金戈铁马溢出

  青铜、酒樽被高举

  一座新型工业城的重量垫在黄土之上

  春风阅尽之后,我们敬仰的

  是它长盛不衰的地理和人脉

  

  一滴水可以是春

  远古的太白湖坐在荷花之上,

  密布的沟河,血汁一样奔涌

  一滴水暖蔓延

  花黄是镰刀舌口俘获的恩赐

  穿越其间,水乡墨汁轻染

  桨橹的倒影和夕阳的余晖被风推送

  渔鼓迟迟不愿回落

  荆楚传承的事物被普遍颂扬

  一片工业园可以是一座城

  车都坐于珠山湖旁

  劳动其间,四季的风剪裁月华和星光

  蜜蜂在春光中飞翔

  兴盛的密码,凭借科技主托

  开疆列土的神龙才可以打马立国

  

  沿长江的大堤走一走,这朝阳的脉向

  交叉的高速路惊醒历史的沉睡

  中山舰出水

  耻辱遗留的胎记隐隐生痛,不能割去

  沌阳码与邓南两座码头,隆中对在延续

  借军山斜拉桥的一个支点,让思想上浮

  长江展开的画轴一寸寸地被流水翻动

  今夜 我在没有你的南方之南

  作者︱白草原

  雁阵飞过白马桥,

  它们的歌声是夜色的主调。

  是谁的歌声在远方唱起?

  亲爱的人,

  这歌声和雁声多么相似。

  

  今夜,我在没有你的南方之南,

  夜晚也是瘦的。

  这汉水之南,

  秋天的红色树枝,

  将倩影摇碎在马影河的水面上,

  我冷清的南方言辞纷乱如这光影。

  

  残荷在继续萎顿,

  已经没有了夏天的样⼦。

  骨瘦如柴啊,

  没有你的南方之南,江山也瘦了。

  

  今夜,我在没有你的南方之南,

  我在没有你的白马桥伫立,

  我在没有你的马影河边注视---

  

  大雁北去又南归,

  春天绿了空落的枝头,

  池塘里荷叶田田,

  我的南方之南,没有你。

  

  有一天我也会凋残,

  就像时间在时间里凋残。

  亲爱的,请不要将温度停留在秋风织就的衣裳,

  就算一切终将黯淡,

  月亮,还会照亮高高的山岗。

  我爱你 车都

  作者︱常亮

  从清晨醒来的第一颗露珠

  从露珠里闪烁出来的第一缕阳光

  从阳光里飞过的第一声鸟鸣

  我听到了第一声温馨的祝福:我爱你,车都

  

  呵呵,这祝福是从飞快的车轮中散发出来的

  是从缓缓流动的整车生产线上传递出来的

  是从忙碌而充实的车间里穿透出来的

  是从气势恢宏的工业园中飘溢出来的

  

  我历尽艰辛而后快的车都啊

  我看到你纵横于长江之滨的伟岸的身躯

  悄无声息地没入时代的洪流

  为一次又一次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迎来送往

  

  啊,我爱你,车都!

  爱你烟波浩渺的长江和江面上驶过的巨轮

  爱你四通八达的井字形道路

  和道路上井然流过的车辆

  爱你二十七年和三十四年凤凰涅槃的蜕变

  爱你“敢为人先,追求卓越”的开拓进取精神

  

  当然,我还要爱你的每一条地铁,

  爱你的每一架桥梁

  爱你的每一处湖泊,爱你的每一座山丘

  爱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民

  爱他们过上充盈富足的日子

  

  我的车都啊!其实我还有很多很多爱

  没有跟你说出

  还有很多很多话没有对你吐露

  千言万语我一次次地俯下身姿

  深情地为你道上一声最真挚的祝福

  

  祝福你,我厚德载物瓜果飘香的车都

  每一年草长莺飞,蓝天白云

  祝福你,我生命充盈生机盎然的车都

  每一寸泥土芬芳四溢,五谷丰登!

  那一晚 我是你

  作者︱静月清荷

  醒来,鬓边越来越白

  镜子里的影像

  有悲愁的味道

  从前的美好被颠倒

  脸上雀斑是瑕疵

  额头皱纹是瑕疵

  就连昨夜的拥抱也有瑕疵

  当然,我是最大的瑕疵

  你把秘密和盘托出

  究竟:是想打磨我

  还是要打倒我

  

  今天起

  一切都不再重要,令人欣慰的是

  我的瑕疵

  在你的眼里是美妙

  食着人间烟火,这

  多么令人宽心

 

  本期策划︱王 俊

  本期责编︱李慧改

  文中插图︱网 络

编辑:于鹏

图库

  • 迈凯伦570S 3.8T Coupe

  • 2019款林肯MKC官图公布

  • 沃尔沃S60L进取版上市

  • 全新英菲尼迪QX50官图曝光

  • 雷诺子品牌Alpine即将入华

热点聚集

车企文苑

名人堂

新能源

  • 新能源

    收购NEVS传承萨博顶尖技术 恒大构...

  • 新能源

    吉利全新纯电动车型GE11官图首次曝...

  • 新能源

    宣战特斯拉!通用凯迪拉克将推电动车型

  • 新能源

    新能源物流车:2018稳中向好 20...

  • 新能源

    插电混动到底是不是新能源

召回·百科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