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汽车

听涛观海︱李咏梅小说:凤还巢(下)

2019-08-30 14:10:10  来源:东风文学

  凤还巢(三)

  作者:李咏梅

  吴玲每天手忙脚乱,对何立的不满与日俱增,她想把何立毒死,可是人家都不给她机会,每天将家里需要的东西买回来,人就溜出门了,当初俩人的恩爱情份似乎一去不复返。

  任何问题的发生都有他产生的原因,此时的吴玲还没有掌握如何去经营自己的家庭生活,她的思维仍仅仅定格在何立的种种不是上。

  这天,吴玲给何东东喂饱后,将他哄睡,看看时间还早,穿上衣服,用手拢了拢头发,用皮圈扎了一个马尾就出门了。

  天色渐黑,风吹着落叶夹杂着颗粒使吴玲的眼睛有些睁不开。她感觉到一丝寒意,紧了紧衣服,穿街走港急步来到何立上班的地方。此时,吴玲才发现外面变化真大,何立单位对面的街道不知何时开起了一间间店铺。

  吴玲无心逛街,躲在何立单位对面的快餐店窥视着。

  六点钟,何立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口,他左右瞄了一下。这时从一个面的车上下来一位打扮时髦的年青女子。何立微笑着径直朝她走了过去,用手拥住女子的腰。

  此时吴玲的血液开始沸腾,直冲脑门。我要抓他个现形,看他还狡辩。吴玲心里这么想着,尾随二人到了一家西餐厅。

   

  妈的,结婚前也没对我这么大方。吴玲咬牙切齿,心里那个痛。

  二人吃过晚饭又来到电影院,浑然不觉身后那双眼睛。整个晚上吴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对男女,看他们如何在自己面前秀着恩爱,也完全忘记了家里的东东。

  电影散场了,二人勾肩搭背,有说有笑,随着人流走了出来,被吴玲堵在当下。

  何立看到吴玲那双仇恨的眼光,心里打了一个冷战,笑容瞬间凝固,上一秒还在女子腰上的手像被烙铁烫了似的,嗖地缩了回来。

  “这看完电影了,准备到哪儿,是不是该去开房了?”此时的吴玲控制着声调。她忽然觉得猫抓住老鼠而不马上吃掉的快感,她要让何立从心里上崩溃。

  “你瞎说什么呢,不就是看场电影。”何立认为吴玲并没有什么证据,仍然做着抵抗。可是他的辩解太苍白,吴玲想听的并不是这。可是吴玲真的想听什么她自己都没想好,也许她今天就不应该导出这场戏。旁边那位妙龄女郎一看形势不妙,立刻闪人了。

  “我都看见了,你还狡辩,你有没有脸啊,孩子都有了,你还在外面泡小姐。”一说到孩子,吴玲想起了东东。自己出来几个小时了,小家伙会不会从床上掉下来。吴玲吓出了一身冷汗。她已经顾不上何立了,疯了似的奔向回家的路。

  吴玲迫不及待打开房门冲进卧室。屋里漆黑一片,没有哭声,很静,静地让吴玲有点透不过气来,只听到自己心脏急促撞击胸膛的声音。

  儿子,你千万不要有事呀。吴玲哆哆嗦嗦在墙上拨弄着,打开了房灯。当亮光投射到床上的一刹那,她看见东东安静地睡着。看着儿子香甜的小脸蛋,吴玲哭了。

  凤还巢(四)

  吴玲抱着儿子回娘家了,这是每个女人最后的港湾。

  其实这么多年一个人在外,吴玲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从来也没有跟家人提及,她不想给父母添堵。现在自己的婚姻生活出现了问题,她慌了,她需要从父母那里得到支持。“我想离婚。”

  对于吴玲独自忽然回门,父母都是过来人,心里跟明镜似的。“累了,就在家里休息几天,离婚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父母那代人认为离婚是很丢脸的。

  “我实在不想过下去了。”

  “跟谁过,还不是一样过,你以为再找一个就一定比这个好。”

  对于父母的态度是吴玲没有想到的,但也在情理之中,他们认为结婚就是一辈子的事。

  在家住了个把星期,在父母的劝说下,吴玲极不情愿的回家了。

  自从被吴玲发现情况,何立稍加收敛了一下。可在他的心里只要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可以彩旗飘扬,这也是证明自己魅力的一种方式。对于家里的事,本来就是女人该干的活。

  吴玲在心里是想找何立好好谈谈,可是话还没说两句,两人就象斗架的公鸡,脸红脖子粗的开始了争吵。家里的东西越摔越少,两个人的心也越离越远。吴玲不再想不再问何立回不回家,吃不吃饭,跟谁在一起,她累了。

   

  单位不断有人辞职下海挣大钱,这时的何立也有些不安份,经多方打听,朋友介绍,在南方有家私企待遇不错。

  吴玲是不想何立去的。孩子还小,她希望一家人能呆在一起,那怕吃糠咽菜,只要平平安安就好。

  何立回家名义上与吴玲商量,其实已经打定主意,非去不可。最终,何立满怀对未来无限憧憬辞了职。

  吴玲是又当爹又当妈。人忙碌起来就会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吴玲甚至还没做好准备,东东长大了。眼看着东东明年就要上初中,孩子的学习和成长也变成了吴玲的焦虑。她希望何立回家,儿子不能缺少爸爸的教育,可何立给她的答复是考虑考虑。

  何立这一考虑,东东已经上了初中,吴玲彻底地不再指望他。

  夜幕降临,娘俩正在饭桌上吃着饭,忽然东东问吴玲。“妈,我爸怎么不回来?”

  吴玲一时不知如何回答,随便找了一个理由。“你爸在外忙着赚钱,没时间回来。”

  东东若有所思道出一句,让吴玲甚是吃惊。“看来,在我爸的眼里,钱比我们重要。”

  算算这几年,何立在钱的方面确实没有亏待娘俩,“你爸赚钱也是为这个家,你看你现在上补习班都需要钱,不能这么说爸爸。”

  其实这些年对于吴玲而言,深刻地体会到父亲当年说的那句话,夫妻生活中,要多看到对方的优点,包容缺点,多念着对方的好,生活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烦恼。

  凤还巢(五)

  吴玲像往常一样每天家里家外的忙碌着,手机响了,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请问你是何立的家属吗?”

  “你是谁,有什么事吗?”一听到陌生女人的声音,吴玲的第一反应是何立在外面惹祸了。

  这次何立是真的出祸事了。头几年,老板给的薪水确实不少,可接下来的几年每况愈下,老板当初的承诺没有对现,而且还处处受到排挤,这让何立很是气愤,毅然决然辞职了,当然这次辞职他没有跟吴玲商量。

  在外面找了几家单位都不理想,何立心里很苦闷,一个人喝醉了酒,过马路时被车给撞了。

  护士将医院的地址告诉了吴玲,她将东东安排好后,立即赶往医院。

  病床上,何立被包扎的象个粽子。左腿粉碎性骨折,胸腔肋骨折了几根,万幸的是没有伤到脊柱神经,大脑是清醒的,虽然脸肿得象个猪头。

  看着何立这个样,吴玲的心难过起来。这些年磕磕碰碰,吵归吵,其实她与何立早已分不开。

  吴玲没日没夜照顾着何立,三个月下来,人比黄花瘦,衣带渐宽,何立终于可以拄着拐仗下地。

  这时的吴玲在何立的眼里是那么的慈祥,那么的温暖。在外飘着这几年,有个头痛脑热,没人关心,都是自己个扛着。他也为这么多年忽略吴玲的感受而自责。

   

  吴玲决定让何立回家静养。

  到家后,吴玲给婆婆去了电话,将何立出车祸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婆婆放下电话,赶了过来。

  一进屋门看到何立零件不缺地坐在沙发上,还有媳妇憔悴的面容,婆婆什么都明白了。人心都是肉长的,不免动了恻隐之心。

  “你应该早点告诉我,多个人照顾也不至于这么辛苦。”

  听婆婆这么讲,吴玲心里对婆婆的隔阂在一笑之间烟消云散。

  “当时就是怕你着急,才没跟你讲。你都不知道他当时是个什么样……”

  虽然已经立春,空气中的寒意并没有减退,窗外房檐下不知何时成了燕子的窝,阳光带着暖意投射进屋里。何立坐在躺椅上,听着燕子呢喃的声音。

  客厅内,婆媳俩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融洽,叽叽喳喳围绕着何立这个话题聊了起来。

  家,让何立感到从未有过的安详。

  作者简介

   

  李咏梅,神龙汽车有限公司文学协会理事,曾在东风媒体刊物、武汉经济开发区报发表过小小说、散文,获得过湖北省工会组织征文三等奖,东风风神杯征文三等奖。

编辑:高子惠

图库

  • 曹操出行上线英国经典TX 打造高端商务出行

  • 德国乘用车上半年销量创新低

  • 慕尼黑车展欲成为"达沃斯"

  • 售价9.99万元-13.59万元 2021款骐达上市

  • 插混别克微蓝6即将上市

热点聚集

    车企文苑

    名人堂

    新能源

    • 新能源

      奥迪、戴姆勒、宝马再次结盟,共同开发...

    • 新能源

      大众或入股国轩高科,宁德时代不再独享...

    • 新能源

      丰田在中国又双叒叕签约了,这次是小马...

    • 新能源

      加快电动化进程 曝奥迪新能源车型规划

    • 新能源

      把新能源汽车安全性落到实处

    召回·百科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