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汽车

【东风文学】 听涛观海︱梁铮小剧本:鸡狗猫

2018-11-06 15:35:15  来源:东风文学

鸡狗猫(小剧本)

作者:梁铮

  地点:荣发养鸡场

  出场角色:鸡:小花,狗:旺财,猫:胖墩儿主人大舅哥小主人

  (荣发养鸡场坐落在一座山坡旁,里面有一只狗,一只猫,还有一群鸡,还有养鸡场主人一家,这个养鸡场安静祥和,却有着自己的故事在发生着)

  (第一场)

  胖墩儿:(翘着二郎腿,嘴里边摇晃着一根狗尾巴草,慵懒地躺在稻草堆里),我啷个儿里个儿啷,我啷个儿里个儿啷......哎呀,这晒太阳也忒无聊了,走,旺财,咱们找小花玩去吧。

  旺财:(欢快摇动着尾巴)好嘞!

  (一猫一狗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向养鸡场里面去了)

  胖墩儿,旺财:小花,小花,我们来找你玩来了。

  (鸡棚子里所有笼子里的鸡都沸腾了起来,又迅速安静了下去)

  小花:(兴奋又幽怨的眼神)哎呀,你们可来了,你们再不来,我都快得自闭症了,你们瞧瞧,我现在和成百上千的兄弟姐妹每天不是站着就是蹲着,要不就是咽下这饲料,吞这“绿水”,每天都对着大灯泡,我感觉自己每天都头晕眼花的,说不定以后还会得白内障呢。你们一来,我们都精神不少呢,你们能到处溜达,我们也只能听你们讲讲外面的世界。(忧伤地低下了头)

  胖墩儿:(往前走了一步)小花,你别急,今天我俩都有时间。不过你还真别说,这才几天不见,我怎么发现你们好像噌地一下突然长高了不少啊?(不敢相信地盯着她)

  小花:(伸开翅膀低头看自己身体)嗯?我只知道我好像饭量比原来大了一些。

  胖墩儿:其实吧,小花,你也别羡慕我俩,我俩的日子过得也不舒坦,那叫一个纠结和担惊受怕呀。是吧,旺财?(叹了一口气)

  旺财:就是就是。(急急地说着)

  胖墩儿:你就说我吧,主人让我看守粮饲料库。我刚去那会,我的乖乖,到了晚上,里面的老鼠都快有一个加强连了,我的腿儿当时都发抖了,虽说老鼠怕猫,可我也没见过这么多老鼠哇,我哪还敢呆啊,我的腿儿指挥着大脑冲到外面大声地尖叫。谁知道我刚出声一会儿,就看见主人房间的灯亮了,我知道主人要出来查看了,只能硬着头皮胆战心惊地再回来。呵,我一回来,老鼠却都不见了,我仰起头正步巡视后,愕然发现角落的桶里有一只肚皮圆滚的小老鼠,这时我也听见主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我来不及多想,叼起一块破麻布就扔进了桶里。

  (正在这时,门开了)

  主人:呵,小样儿,不错嘛。(得意地用手摸着自己的八字须),第一天一声猫叫就把所有的老鼠给吓跑了,行,我看看今晚损失了多少饲料和粮食。

  (胖墩儿绕着主人小心地走着,始终跟他保持最远的距离)

  主人:嗯,不错,比前段时间都少,还是猫管用,那群恶魔真狡猾,啥法子都试过了。只要你好好抓老鼠,抓住一只就赏给你一条鱼。(有些心疼又狡黠的眼神)要是看不好饲料粮食,哼,你有九条命也没用。(恶狠狠地说道)

  (门砰的一声关了,似乎在震慑藏在各个地洞的老鼠们)

  胖墩儿:主人走了后,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可马上又提了上去,我想到了桶里的那只灰色的小家伙,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拿掉那块布。

  小老鼠:求求你了,别吃我,别吃我,我还小。(哆嗦着用颤抖的声音)

  胖墩儿:我努力咽了咽口水,但还是向四周看了一下,不看不打紧,这一看,黑暗中全是亮闪闪的眼睛盯着我,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冲出来瞬间把我撕碎。我只知道我当时快吓晕过去了,后来的事我也不太记得了,反正从那以后,那群灰灰会隔三差五的不知道从哪里给我弄来条鱼,瞧,我身材就是这样被他们给惯出来的。(尴尬地笑着,摸着猫须)当然我也会在他们吃饲料粮食的时候给他们放哨,但是他们每晚出来吃东西必须得摇号(尴尬地轻笑着)。

   ( 旺财和所有的鸡都哈哈哈笑个不停)

  胖墩儿:(挠了挠后脑勺)你还真别说,摇号效果不错,主人夸了我好几回。但是我也知道兔死狗烹的道理,鼠在猫在(龇着他的牙)。有次我让他们多吃了一点,主人发现了一个人还在那嘀咕着,难道又生了几窝子的小老鼠,今天损失这么多,让我把小老鼠也要抓起来,哈哈,我当时笑死了。

  小花:(忧郁的眼神)那你的日子还是比我们过得滋润啊。

  (所有的鸡都在点着头)

  胖墩儿:(两手一摊)真不是你想的那好,你瞧,这不是春天到了吗,于是我在晚上就忍不住发出了叫声,谁知第二天我就被主人抓起来,掐着我的脖子,指着我的鼻子骂以后我要是晚上再鬼叫就掐死我。后来才从小主人嘴里边知道,原来那天晚上我一叫唤,把隔壁家的孩子吓得尿了一床,那孩子的老妈早上边洗床单被套,边向主人抱怨,说我的叫声大晚上的像婴儿的惨哭声,都快把活人吓死死人吓活了。哎,这猫的本性我都被逼着一点点改。

  (旺财和所有的鸡都投来怜悯的目光)

  小花:(转过头看着旺财)旺财,那你呢?

  旺财:哎,我就更别提了,比胖墩儿还惨。就说前几天吧,我在大门口当班,看见一陌生人要闯我们的养鸡场,我摆出最勇猛的姿势冲他狂叫,哪知道啊,背后突然狠狠的来了一脚踹飞了我,我的脑袋砸在门框上都快脑震荡了,晕乎乎地看见是主人,对,就是他,他在捡一根很粗的木棍,幸亏我跑得快,要不非得打断我的狗腿。后来才知道那人是主人的大舅哥,是个有钱的主儿,怪不得主人跟他说话都细声细气的哟。

  (胖墩儿和所有的鸡都抿着嘴摇着头)

  小花:可我还是向往你们那种自由的生活呢!(露出向往的眼神)

  胖墩儿:小花,要说自由啊,还是隔壁家那群鸡自由,我看见他们每天天蒙蒙亮就冲到了旁边的山坡上,玩得那叫一个欢啊。刨土找蚯蚓,扒拉着青草,捉蜻蜓,耍蜜蜂,逗蝴蝶,有的还飞到矮树上了,天!他们到底还是鸡吗。听说回去还有白米饭吃呢。

  (所有的鸡都睁大了眼睛)

  旺财:是啊,我上次还听见主人想跟隔壁家的换五十个蛋,咱五十个大鸡蛋换他五十个小鸡蛋,隔壁不同意,主人回来的时候使劲踹着石子儿,还骂骂咧咧的呢。说来年要养一大群土鸡,让鸡蛋压死那个吝啬鬼。到底啥叫土鸡,我也不知道,可能就是像山坡山那群那样的。

  小花:(怯懦的声音)可是我什么时候才会下蛋呀?上次主人说只有多下蛋的鸡才不会被卖掉。

  胖墩儿:你应该早着呢吧,你都还没长成大鸡呢。

  

  (第二场)

       (许多天后,某一天晚上,胖墩儿和旺财冲进了鸡棚子里面)

  胖墩儿,旺财:(焦急地说)小花,小花,快醒醒,出事了。

  小花:(迷迷糊糊中醒了,站了起来)胖墩儿,出什么事了啊?

  胖墩儿:(惊恐地看着)啊?小花你怎么这么快长成大鸡了啊?难怪,看来是真的 。

  旺财:肯定是真的!(用力地点了一下头)

  小花:你们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吧,到底出啥事了。(着急地跺着脚)

  旺财:是这样的,我刚才看见主人带着一个人悄悄进了我们的养鸡场,我瞪大眼睛,发现是上次那个大舅哥,我听到他两在那小声地讨价还价,那大舅哥说什么都是45天就可以出笼的激素速成鸡,现在风头又这么紧,还要这么贵,要是这样,你卖给别人吧。我听到这些就赶紧去找胖墩儿了。

  胖墩儿:(点点头)嗯,我在客厅也听到主人在那对电视机破口大骂,他说电视里的那些混蛋自己发不了财,就来破坏他的好事。

  小花:(小花和其他的鸡急得都快流下眼泪了)怎么办,我们就要被卖掉了,会成为你们说的小主人手里的鸡肉汉堡,天,我都还没下一个蛋呢。

  胖墩儿,旺财:小花,你们别急,肯定有办法的,让我俩想想......

  小花:(镇定了下来)胖墩儿,旺财,你们说主人让我们成了速成鸡,要是其他人吃了我们的肉也会速成吗?

  胖墩儿,旺财:(托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这个......

  胖墩儿:小花,你们先别着急,肯定有办法的,我和旺财先去探听一下主人的虚实,再想对策。

   (第三场)

  (在荣发养鸡场的大厅里)

  主人:(在大厅里来回踱着步,催促着)你们赶快收拾一下,咱们明天就走,现在风头太紧。鸡已经处理掉了。可恨,被那家伙趁火打劫。(咬紧了牙,狠狠握着拳头)这里也要赶紧转让,听说上面要开始查封了,不能让我的钱流进公家的口袋里,这里的一切都要卖掉。

  (小男孩怯懦懦地走向他爸爸)

  小主人:爸爸,你是说所有的东西都要被卖掉吗?旺财和胖墩儿我可以带着吗?

  主人:(大声吼起来)人都管不了,还要管这些畜生?(偷笑着)马上就是吃狗肉的季节,那家伙肉又多,能卖个好价钱,到时肉往火锅里一放,再放些辣椒,嘿嘿......(两眼放着光),那只懒肥猫,咱供它吃供它喝这长时间,浪费了多少钱,不能白养活它,偷偷卖给做烧烤的,鬼知道,一定也能卖个好价钱。(扬起了自己的一撇小胡子。)

  (小男孩哭丧着脸)

  主人:(吼叫着)还磨蹭啥,快回你房间收拾东西去。

  (旺财和胖墩儿在门外颤抖着,好一会儿,旺财像突然醒了似的)

  旺财:(急急地说)胖墩儿,咱们快逃吧,我不想成为火锅。

  胖墩儿:旺财,我也不想成为肉串儿,但是小花他们怎么办呀,我们要是跑了,他们肯定活不了。(露出了哀伤的眼神)

  胖墩儿:(猫眼滴溜溜的转着)事到如今,咱只能试试了。

  (第四场)

  (第二天,天还没亮,农场主就和大舅哥把笼子里的鸡一筐筐往货车上搬。还有许多瓜果蔬菜。旺财和胖墩儿叼着一块大的破麻布放在车斗的最里面,挨着小花的笼子,藏在里面。)

  旺财:胖墩儿,你快说说,怎么救小花他们呀?(所有的鸡都朝他们这边看着)

  胖墩儿:老实说,我现在也没有办法救他们,不过肯定有机会的,我们见机行事。(无奈的眼神)

  大舅哥:(坐在驾驶座上,吹着口哨晃动着脑袋)哈哈,又可以大赚一笔了。

  (前方的行人道上走着一漂亮的姑娘)

  大舅哥:(惊喜地喊道)呀,美女,呀呀,那个腿哟。(两眼放光地看着右边。)

  (吱...... 吱......嘣!大货车翻了,鸡笼子摔翻在地上,好些笼子都破了。瓜果蔬菜散落一地)

  胖墩儿:(兴奋地跳下车喊叫着)哈哈,老天帮我们呀,旺财,快,把这些破了的笼子都咬开,让小花他们出来。

  旺财:好嘞,看我的无敌旋风钢牙功。(兴奋地跑向装着小花的破笼子)

  (旺财拼命地咬着破笼子,胖墩儿也在用它的“三脚猫功夫”帮着忙)

  (大舅哥满脸是血地从驾驶室里面爬了出来,看着地上一片狼藉)

  大舅哥:(痛苦地喊叫着)我的钱啊!

  (突然,从路两边跑出来许多人,捡着散落在在上的瓜果)

  大舅哥:(欣喜地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却发现一个个抱满瓜果的人又沿着原路跑开了。

  大舅哥:(他瞬间明白了,痛苦地大声地骂着)你们这些强盗。

  (更多的人拿着麻袋冲了过来。)

  (警笛声越来越近了)

  旺财:(旺财气喘吁吁地扭过头,两边的嘴角滴着血),胖墩儿,这些好笼子我咬不破,咋办呀?(焦急中)

  (笼子里的其他的鸡扑腾着翅膀)

  笼子里的鸡:(拼命哀求着)请救救我们,请救救我们。

  胖墩儿:(耷拉着脑袋)对不起大家,我们已经尽力了。

  (迅速扭过头,跌跌撞撞地朝树林那边走去,旺财,小花和其他的鸡跟在它后面,所有的鸡都忧伤地回过头看看笼子里的伙伴最后一眼)

  (终于,在树林深处停了下来)

  胖墩儿:大家不要难过,人有人的命,鸡有鸡的命。我知道在山坡南边有一户人家对小动物很好,特别是他家的小姑娘。我们现在去,他们应该会收留我们,如果有不愿意的,可以自己回家。

  小花:(大声地说)可是我们已经没有家了啊。

  (所有的鸡都点着头)

  胖墩儿:(坚定地看着远方)那我们就去找我们的新家吧!

  (许多天后,有人看见一只猫,一条狗,一群鸡在一个山坡的野花丛中疯跑,旁边站着一小姑娘甜甜地笑着。那里,也是蝴蝶和蜜蜂的家)

作者简介

  梁铮 笔名 为风裁衣,任东风文学微信公众号编辑,武汉市开发区(汉南区)作家协会成员,热爱文学,喜欢阅读,尝试过各类型文体的写作,喜欢七堇年、张悦然等作家的作品。希望结交更多的文学爱好者,互相交流,共同提高。

  本期策划︱傅祥友

  本期责编︱李俊逸

  文中插图︱网 络

编辑:于鹏

图库

  • 迈凯伦570S 3.8T Coupe

  • 2019款林肯MKC官图公布

  • 沃尔沃S60L进取版上市

  • 全新英菲尼迪QX50官图曝光

  • 雷诺子品牌Alpine即将入华

热点聚集

车企文苑

名人堂

新能源

  • 新能源

    东风风行新能源双车齐发 续航升级

  • 新能源

    全球的电气化 巴黎车展重点新能源车型...

  • 新能源

    中欧企业携手研发新能源车

  • 新能源

    新能源收紧信号之下:200万辆的支撑...

  • 新能源

    奥迪:2020年起实现电动汽车12分...

召回·百科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