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汽车

【东风文学】 诗海拾贝︱牛合群的散文诗:千秋成珀(外六章)

2018-10-10 16:39:25  来源:东风文学

  

        枯枝不倒,立地成佛;

  落叶蒙尘,入土为泥。

  秋风飘零,怀抱一大堆虫鸣,

  千载忽旦暮,一朝成琥珀。

  

  1

  那只撞破秋门的小柒,在急匆匆地寻找什么?

  2

  一棵苍松,傲立崖间,

  一股芳香,一步步,吸引小柒翻飞,

  缠绕,近前,细嗅……

  原本认为那棵流泪的树是在为爱情哭泣,

  谁知小柒一眼万年,彻底地爱上了树,

  爱上了正在分娩树脂的英雄树,

  那是小柒的最初雨林与大梦呵,

  小柒扇动翅膀,哭了,

  小柒知道,树是她飞不过的沧海,

  小柒不能成为树,小柒只能投身树。

  “给我一刹那,给你宠爱,给我一辈子,送你离开……”

  生而有命。死得其所。气象庄严。

  遇上树,融入脂,小柒是幸福的,也是殇痛的。

  合二为一,冰火涅槃,化为一缕精气。

  3

  千年万年之后,

  小柒随树脂一道完成了蜕变,成为绝美的琥珀。

  成为灵魂之内诗歌之上的艺术与天籁。

  继而被那个有情义的公子陆发现,继而有尊严地活着。

  有了万千宠爱。

  一轮高光,翅膀与理想碰撞,还响着悠远的哨音。

  4

  用格格不入说服爱情,用冰清玉洁征服命运,

  用锦绣包裹一襟蓝缕。

  然而,琥珀似乎没有这样的雄心,

  她只会爱自己的伤口,爱以身相许的小柒,

  爱自己年老却依然硬朗的黄金甲,

  一次次,不急不躁,

  用斜阳挂起前世今生的荣辱成败与绝世恩爱。

  5

  枯枝不倒,立地成佛;落叶蒙尘,入土为泥。

  秋风飘零,怀抱一大堆虫鸣,

  千载忽旦暮,一朝成琥珀。

  6

  是谁把你深藏?是谁把你捧起?

  多少个秋天才能孕育出你的一滴光与血?

  多少辞章才能唤回你的一丝灵性与禅缘?

  岁月潮汐荡漾你胸间,淡得只剩下一丝温润的清凉。

  法喜与从容被你拿捏方寸,

  流脂诺三世,沉香凝一秋。

  7

  诗人许秋,许你三生。

  不用明月,流水琥珀,莆草写乐府,

  伊人岸,燕飞断,一瞥惊鸿,挥手自兹,

  不占秋时,最是心安。

  

  平生爱读二百年的浮生六记:

  一计一念,一念一生;

  一生只有一个芸娘,一眼就是万年。

 

  乍见之欢,便被一个人牵去。像菊花无言,却时时想着秋凉;

  为了祈祷心爱之人早日康复,芸娘从此吃斋礼佛,拉扯日子,用最小的钱,买回豆腐发酵,让它生长有益的菌种,营养,益气,清热,和胃,温暖源远流长。

  把爱人当知己,让对方活得像自己,安贫乐道,不疲相随,种菜,植菊,磨豆,纺线……一点点,研磨月光。

  如竹柔韧,如荷高洁;如蚁爬过沟坎,如爱起早贪黑。

  沧浪风景:一寸寸烟火,明心见性,精致无比。

 

  最别致莫过臭豆腐,外陋内秀,闻起来臭,吃起来香。

  你喜欢吃,我天天说好;你吃,我不吃;后来,一起吃。

  最平常莫过臭豆腐,但它却打开了生活的门,成为家的轴,成为爱的味。

  臭与香跳房子,就有一种光在眸子里跳跃,就有一种炽热,辽阔燃烧。

  像一部书的细节,也像一首诗的全部,如果你记住了,就记住了心里的一盏煤油灯,滋滋,如豆,如流,如诉。

  布衣与粗茶举案齐眉,小镇与恋人厮守,豢养一群清风小兽,

  让蛙鸣伴我们去看一场流星雨,让萤火虫说出童年的最美遇见。

  两百年前的大清国,你想上街,我便精心设计,让你女扮男装,一同违背常纲;

  和心爱的人去了一次太湖,便觉游遍了全世界。

  窗前的每一株草,都顶着一座湖,顶着更远的湍急与皈依。

 

  心念所至,生万千欢喜;

  聚沙成塔,成爱情屋脊。

  你站着,我在你身边;

  共同站着,不说话,一切美好如臭豆腐。

  你离去,所有的日月星辰山川都是另一个你,无可躲,无处话凄凉——

  “无人与我把酒分

  无人告我夜已深

  无人问我粥可暖

  无人与我立黄昏”

 

  一场雪覆盖一场雪。

  一块白豆腐正在成仙,一块臭豆腐正在落地。

  浮生若梦,梦在梦中。

  一生不说一个爱字,一生只为一个爱往。

  不离,不弃,最美还是那种一生相投的臭味。

 

  你以瘦为文;

  瘦以你的诗词为花衣,

  穿上意味着秋天上身,

  让南归的大雁可以多看一眼;

  让流水多一点平仄,讲一讲

  浪花的故事。

  

  瘦点,瘦点,瘦点。

  好花不需好土,不接受加封,不卖弄风情。

  只需一点北来消息,你就可以在白露之后独自开,在无人喝彩中南渡衣冠,

  成为久别重逢的一杯酒,成为九月九的好兄弟,

  成为漱玉词的亲姊妹。

  

        在世俗面前,藏起花香和花语;

  在蝼蚁面前,铺开无边宁静与锦绣;

  在懂你的那个人面前,柔成一地瘦瘦的月光。

  即使哭泣,那流下来的也是汩汩月光。

  

        那个寻寻觅觅的弱女子,被命运穿透,和田里的农民山里的草寇江中的黄昏杯里的波涛一起尖啸,和面壁的寺庙和不肯过江东的霸王一起打捞秋天。

  青白之骨,可以供奉颠沛与流离,可以供养后来的诗歌与社稷,可以让宋词之外的峥嵘一瘦,再瘦,三瘦。

 

  未来的我们,读不懂小菊三瘦,和她啼出的霜,

  谁说她远离生活?谁说她一日三秋?谁说她黄过了秋天?

  我从山海经里走出,

  不小心碰到了在原野扑蝶的桃花女子;

  她天真未凿,面如皓月,凝脂含日,眉目传情,

  让我看一眼再也不想把眼睛移开。

  她好像专门为我而生,我好像今世就是为她而来。

 

  她舞步轻盈,一点点把我引入桃林深处,

  随口而作的春诗,让我回到了如羊的梦里。

  一阵细雨飘过,她把我揽入怀中,

  而她,全身湿透,露出青春蛮腰,

  远处春山可望,碧水婉转,小燕子正在为春龙点睛。

 

  这时,总有妖人出来捣乱,

  抢走了桃花女子的花衣服,

  她犹如搁浅的鱼,脱去鳞甲,

  很快就失去了水灵与光鲜。

  我一路追赶,不舍昼夜,感动了观音,

  观音让我在春天之后,

  见到了我和桃花用真情双手孕育出来的桃子。

  那,是她,一颗饱满的心。

  

  你一剑分开南北,你一唱天下大白。

  但我仍然看不清你的脸,你的雄姿被大别山与桐柏山定格成中原时针。

  平汉老火车还在你的羽毛上飞翔,云海飞瀑成为你最好的针脚,九里关、武胜关、平靖关还在镇守你的千年风水,那一群西方传教士第一次见到你就把你当做梦中的桃花源,在你的后山建房,定居,布道,礼拜,吸引更多的人来此避暑,安家,植树,采摘,砍樵,作诗,成仙……

  十里茶香,风飘九国旗。千丈佛光,禅瑞三道关。不见路,每一棵树,每一株草都是向导,指引着朱元璋、李时珍、红花女以及刘邓大军、扶贫大军上山,下山,谋求一方天地。

  路从黎明来,路从云中来,路从茶口来,路从溪水来,路从茅草来,路从故事来,路从你的深情啼唱中来。荆棘缠身,登顶报晓的你,变成了翱翔的凤凰;留下的报时峰,成为盘腿的修道者,成为一截呼风唤雨的仙境,成为山中的小汉口。

  有很多时候,爬山,不是为了锻炼,不是为了把山踩在脚下,而是想把自己连同灵魂送上去,听一听那久违的领唱。一部山野的大合唱。

  白云在唱,那是一群耕耘天空的牛;云海翻滚,一派丰收在望;

  野草在唱,无数的黄昏倾斜;松柏在唱,无数的山峰都竖起了耳朵;

  山泉在唱,星星在唱,昆虫与飞鸟在唱,这里曾是鸟和鱼共同的家园,而鱼与鸟曾是我们天空的主宰。

  鱼翔浅底,鸟鸣山涧,花开成霜,无限接近天空,接近无。

  你在云中,我在雾中。历史在山中。我们在一起诵读国风、山歌、史诗,还有时间留下的山水文章。

  一生传道的人,愿把平生所学交给你;一生罪恶的人,愿把余生交给你。

  我下山,留下的不是一棵松,不是一片云,不是一只鸟,而是我自己。

  我把我,也交给你。

  叶子是一个留守女子,比别人总是慢半拍。

  丈夫在外总也不见露面,

  四个老人一个孩子,是她的天地。

  一个人的时候,她会钻进诗歌里,

  那里有个爱她疼她懂她的男人;

  叶子太需要一个男人了,可以为她扛煤气罐,

  可以为她背一背生病的老人,

  可以为她吓退夜半的惊悚,

  可以暖一暖她的小窝。

 

  叶子慢着写诗慢着生活慢着说话。

  都说叶子的诗歌有男人的力道,

  都说叶子是一个十分能干的女人。

  叶子笑了,叶子有说不出的春天。

  

  冬天了,发廊妹阿菊的双手,又开花了

  只是那冻裂的菊花,被水泡大,一点也不鲜艳。

  问她:疼不疼?

  她笑着说:白天干活儿,一点都不觉得疼。

 

  只是到了深夜,她会被一阵暖痛醒,

  那是一朵一朵菊花回家的声音,又仿佛那菊花不是她的,

  是那个种菊的老巫一株株植上去的。

  作者简介

  

  牛合群,湖北省作协会员,枣阳市诗词楹联协会主席,枣阳市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襄阳诗人协会副主席,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会员。在《诗刊》《星星》《长江文艺》《奔流》《作家文摘》《人民日报》《散文》《散文选刊》《散文诗》《晚报文萃》《中国语文》等报刊发表作品360多万字。有多篇作品在全国获奖并入选多种选本。出版散文诗集《半山》等。

  本期策划︱王 俊

  本期责编︱彭羽浓

  文中插图︱网 络

编辑:于鹏

图库

  • 迈凯伦570S 3.8T Coupe

  • 2019款林肯MKC官图公布

  • 沃尔沃S60L进取版上市

  • 全新英菲尼迪QX50官图曝光

  • 雷诺子品牌Alpine即将入华

新闻排行

新能源

  • 新能源

    新能源收紧信号之下:200万辆的支撑...

  • 新能源

    奥迪:2020年起实现电动汽车12分...

  • 新能源

    新能源汽车起火事件 专家:测试不能急...

  • 新能源

    外媒:欧洲发展电动汽车由政策驱动,而...

  • 新能源

    西雅特未来三年拟推两款电动汽车 基于...

爱车有方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