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汽车

【东风文学】 听涛观海︱柳慧国:洋三爷的故事

2018-08-02 13:31:27  来源:东风文学

  

  

  洋三爷的故事(下)

  ——————————

  作者︱柳慧国

  湛江有个滨湖公园,里面树多林密,曲径通幽,是游人和市民经常去休闲游玩的去处,也是谈情说爱的好地方,常年有年轻情侣在那里卿卿我我。一天晚上,鑫成约上两个同伙,三人喝完酒后商量着去哪里弄些钱,鑫成就提议去公园打劫。连续几个晚上,他们三人悄悄翻进公园去踩点。第三天,在人烟稀少的树林中逮准一对正在亲热的小青年,他们冲上去对男的一顿拳打脚踢,抽出刀子恐吓,男子身上的几百元现金,女子脖子上的项链全被他们抢走,女子随身的小包包里除了一包纸巾和口红,却没有值钱的东西,他们气得在女子的胸脯上狠狠的捏了好几把。第一次作案,内心十分恐慌,吓得门都不敢出,但过了十多天却没有任何抓捕的风声,让他们由提心吊胆变得放松和侥幸。

  有了第一次,鑫成他们的胆子就变得更大了,就开始经常偷和抢。只是难得有大的收获,偶尔也有失手的时候,这缓解不了他的经济危机。被抢的人也有报警的,但警察暂时还没有发现和抓住他们。

  夏天来临,南中国都市的气温更加灼热。离还债的日子越来越近,鑫成内心更加焦虑惶恐。他曾经听喜平说过洋三爷攒了不少钱,一个罪恶而疯狂的想法在他的头脑中开始浮现,洋三爷的悲剧也就埋下了伏笔。

  

  这半年来,洋三爷一半心思在湛江打工,一半心思牵挂着老家。在湛江日子久了,洋三爷带着一边大伙打工,边琢磨着下半年合伙开个垃圾回收站。他四处打听自己也反复盘算,废品回收是一笔好买卖,毛利不小,干好了能发财。

  从爱平每月的来信中,洋三爷知道房子盖得很利索,农历八月份中秋节前后就可以上梁。彩虹也日益显怀,肚子越来越大,身体有些浮肿,好在胃口还好,营养不缺,农历七月估计就要临盆,这意味着洋三爷家的香火很快就能得到延续。墩上连续几年丰收,今年大伙端午节还划起了龙船。等新房盖好了,喜平也该考虑成家立业,已经有人在向洋三爷提亲。作为淳朴的庄稼人,完成了这些大事,也就感觉毕生的使命都有了完整的交代,何况洋三爷的交代在金鸡墩可以算得上一份完好的答卷。预设的喜事一桩接着一桩,让洋三爷对生活充满了无限期盼和憧憬,经常在梦里也乐不可支。他计划在八月份新房上梁时回家看看,既亲眼看下划算设想了多年的新房,也去喝一口满月的喜酒。

  在甜蜜的盼望中过完了五月,洋三爷就开始筹划着早点去买票,还计划给孙子买几件衣服和牛奶,湛江的小伢们都穿得漂亮的很,从小喝牛奶让他们身体也很强壮。没事的时候他也琢磨给孙子取个什么名字,要是儿子伢,他想叫佳富,到了孙子辈,他们也该富起来啦。

  农历六月的初头,夜晚的天空中只有弯的像女人眉毛似的毛毛月影。因为有瓦工师傅在盖房子,大清早爱平就起床了。刚来得及撒泡尿穿上单衣,小队队长就来到家门口,通知他去大队接电话,说电话是湛江打来的,有急事找。

  那时候全村就大队一部电话,一般爱平和洋三爷都是写信。偶尔有急事,爱平才去给洋三爷打工地上的电话。接到这个通知,爱平心里有些诧异,一边走一边问小队长康平有么急事。康平也不知道,只说让去接电话。

  

  电话是喜平打来的,喜平在电话那头沙哑着嚎啕大哭,半天才把事情的经过说清楚。原来昨天半夜,他们住的地方门被撬开,进来一伙抢犯,都拿着明晃晃的弹簧刀,张口就是要钱。正好昨天刚刚结了上个月的工钱,大伙都高兴,洋三爷想着新房和孙子,喜平想着媒人给他说的李家姑娘,其他人也都洋溢着快乐的情绪。于是晚上多炒了几个菜,喝了不少粮酒和啤酒,都呼呼大睡。抢犯闯进来时,靠门最近的洋三爷酒喝得少,一下就惊醒了。抢犯似乎认识他,认定他有钱,径直用刀子抵着朝他要钱。洋三爷勤劳了一生,好不容易积累了二万多块,小心的隐藏着,这既有喜平办亲事的安排,又有其它人的份子,怎么可能交给他们。长年的劳作让庄户人都有三分胆气,洋三爷不但不害怕,仗着人多还立即叫喊起来,想喊醒儿侄们来和这伙抢犯对打。抢犯们一看洋三爷不害怕,反而急于逃跑,毕竟他们只想图财并不要害命。眼看同屋的人都醒了,隔壁房间也传来新垓呼喊的声音,洋三爷反而抓住其中一个歹徒不放手。急于脱身的歹徒在慌乱中用刀子残忍地捅向了洋三爷,一连五刀全部扎在肚子上,湛江的夏天,洋三爷只穿了一件薄汗裳,刀子都捅中了要害,鲜血向箭一样喷涌出来,洋三爷渐渐松开了手,歹徒们乘机逃脱……

  等到大家起来点亮灯,这伙丧心病狂了的家伙们已经跑得无影无踪。可怜的洋三爷甚至来不及交代喜平一句后事就永远的离开了人世,床上、地上、身上到处都是血……

  喜平只知道呼天抢地的哭号,本就老实巴交的他遇到这样变故更加没有主张。新垓和树平报了案,天快亮的时候,警察来了,也带法医化验了尸体,拍照取证,检察现场,询问了一些情况,做了笔录登记和立案,然后就说要回去侦破,等有消息了再通知家属。

  斌垓和爱平赶往湛江去处理洋三爷的后事,由于一时找不到凶手,洋三爷的惨死没有任何经济补偿。天气又热,大家商量后,只有就地火化,然后将骨灰带回老家办丧事。

  洋三爷停灵和出殡的日子,彩虹挺着大肚子哭得比亲老子死了还真心。全墩的人都出动了,前来上香吊唁和送行,大家纷纷唏嘘不已,为墩上唯一一个没有任何争议的好人走得这么早这么悲惨而惋惜,以前受过他帮助的家户人自觉的买鞭炮为他放,买香纸给他烧。

  

  洋三爷走后一个多月,彩虹生下了一个男伢。两个多月后,洋三爷的新房上梁了。头胎生子满月,又是新屋上梁,双喜临门的日子,全墩人都来送恭贺。抱着刚刚满月的儿子,爱平满脸堆笑给大家发糖发烟,只是这份笑容的后面,分明隐藏着一丝心酸。送走了所有的亲戚,爱平和彩虹抱着孩子,在洋三爷的新坟上嚎啕痛哭了一场。

  到了年底,洋三爷的凶杀案告破,正是鑫成一伙盯上了洋三爷的几个辛苦钱,然后伙同几个河南的地痞做的案,加上以前犯的罪行,他们都被判了刑,枪毙的枪毙,坐牢的坐牢,只是这一切都换不回洋三爷。

  又一年的春天来到,洋三爷的坟头冒出了青草,金鸡墩上人们都开始不再安守田园,出门务工成为了每家每户首先考虑的事情,越来越多的青年和壮年人开始南下。他们有的去了湛江,有的去广州去深圳去海南去北京、上海、武汉、温州、兰州、昆明……夏天,兆平也考取了省重点高中,去继续他的大学梦,斌垓到湛江去给兆平挣学费。年底喜平也和李家姑娘结了婚。

  进城的人也不再单纯打工了。有人进工厂在流水线边干活,有人进酒店当服务生,进制衣厂做衣服……还有人做装潢做窗帘,开馆子,卖服装,卖包子,后来还有人开煤矿、开工厂,自己当老板……当然,还是有少部分人偷盗抢,继续干着伤天害理的违法营生。

  一年又一年,金鸡墩进城了人越来越多,除了老人和小孩,大家都潮水一般奔向中国的四面八方,甚至去到国外。只有到春节时,才像天黑倦怠的鸟儿一样归巢,回来了也就是吃吃喝喝,相互询问赚钱的多少,攀比日子混得好坏,金鸡墩似乎再回不到从前悠长淳朴的旧时光。顶多过完十五大家又纷纷离去,仿佛这里只是一个度假的所在,不少人开始在城里安家落户,长年生活在城里。

  大把大把的钞票被带回金鸡墩,往日宁静的村庄也开始变得喧嚣起来。从前的砖渣石板路换成了水泥路面,一栋又一栋的小洋楼拔地而起,只是大多长年空荡荡的没有人住。家家户户黑白电视换成了彩电,自行车换成摩托车,近年又换成了小汽车。人人手上都拿着手机,不识字的老人也有老人机,四代同堂的景象很难再现。昔日的青砖灰瓦房逐渐消失在历史的烟尘中,一同消失的还有许多古老的手工艺,许多留在人们记忆中的美味,还有墩上人世代传承的质朴……

  二十多年寒暑,从金鸡墩走出的人一辈又一辈,但大家始终都没有忘记洋三爷,他是墩上第一个走出去的人,是他推开了庄稼人生活的又一扇门。

  不少人已经习惯了城里现代化的生活方式,但又时常感觉缺少点什么,在许多人的心中,似乎位于洪湖岸边的金鸡墩才是他们永远念想的家园。

  (全文完 2018年于武汉)

  

  

  作者简介

  

  柳慧国,年近不惑,生于江汉平原,毕业即加入央企东风,曾为刀笔小吏,码字十余年,现投笔从戎转战营销,身处江湖之远,心系庙堂之高。文能初通经史,武爱打打篮球。平生爱解帝王将相谋略,仰慕英雄豪杰壮志,艳羡才子佳人风流,喜读经邦济世文章。

  本期策划︱傅祥友

  本期责编︱李慧改

  文中插图︱网 络

编辑:王柏滔

图库

  • 迈凯伦570S 3.8T Coupe

  • 2019款林肯MKC官图公布

  • 沃尔沃S60L进取版上市

  • 全新英菲尼迪QX50官图曝光

  • 雷诺子品牌Alpine即将入华

新闻排行

新能源

  • 新能源

    特斯拉京沪项目相继落地 国内新能源汽...

  • 新能源

    颜值高!上半年中国品牌新能源SUV点...

  • 新能源

    新能源汽车“狩猎者”三年“熬干”家底...

  • 新能源

    “换电”能否解决新能源车痛点?

  • 新能源

    纯电动车30分钟快充嫌慢?三分钟换电...

爱车有方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